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数字虚拟人频频出圈 能在多大程度上替代真人?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2-01-14    作者:宁夏膜结构看台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近日,一位获得2021年万科公司..新人奖的员工“出圈”了。这名名叫崔的员工不是真人,而是一名数字化虚拟员工。

无独有偶,在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上,虚拟人以邓丽君为原型与一位现场歌手合唱。再加上浦发银行数字员工“小普”、会写诗作曲的清华大学虚拟学生“华”、Aauto faster推出的电商虚拟主播“关晓芳”、以及虚拟人“ayayai”...活跃在社交平台上的Digital虚拟人application迎来了新一波热潮。

虚拟人能在多大程度上替代真人?应用场景有多少想象力?流行技术背后需要关注哪些伦理问题?

各行各业的数字虚拟人

快速监控各种事项的逾期情况和工作异常,通过邮件向同事发送提醒,促进工作及时处理...在万科公司,承担这些任务的是年轻女性形象的数字化虚拟员工“崔”。

万科表示,“崔”是基于人工智能算法,通过深度神经网络技术渲染的a 虚拟人物体图像。目的是给人工智能算法一个拟人化的身份和一个更温度敏感的沟通方式。自2021年2月入职以来,随着算法的不断迭代,“崔”的工作内容也相继增加,从.初的发票提醒、退钱事宜,到营业执照的上传管理、提示员工维护社保基金信息等。

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兴起,虚拟人像“崔”一样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春节临近,一些企业提供虚拟人内容解决方案,可以为做直播电商的初创企业提供服务。这些虚拟人对象可以广播各种产品的详细信息,并在直播间中持续工作。

在“快手小店” 直播间,电商“关晓芳”的虚拟主播已经完成了几次直播。“关晓芳”和直播主播配合完成直播发货甚至小麦PK的动作。从直播的表现来看,“关晓芳”几乎和真人一模一样,无论是肢体动作、头部动作、口型还是微表情。

在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虚拟人,以邓丽君为原型,与现场歌手一起演唱了《小城故事》等经典歌曲,让观众感受穿越时空的奇妙。

此前,2021年10月31日,虚拟美容..“刘”发布了..视频并登上了网络热搜。截至目前,《刘》在只发布了6个视频,已经拥有830多万粉丝,被点赞2000多万次。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表示,虚拟人从功能和价值上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类是传播媒介,如虚拟明星、偶像、网络名人和主播;第二类是专业服务价值类,如虚拟..、医生、教师和员工;第三类是生活陪伴,比如虚拟宠物和亲人。虚拟人它在媒体、娱乐、政务、医疗、教育、金融、养老等诸多领域都有着广阔的应用空间。

市场研究机构量子智库发布的《虚拟数字人深度行业报告》预测,到2030年,中国虚拟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目前虚拟人行业处于培育初期。

这波发展热潮的驱动力是什么?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虚拟人专注于动画和游戏,专注于影视娱乐行业。这波开发热潮的特点是应用场景明显突破。虚拟人可以大大提高工作效率,解决工作质量标准化问题,覆盖服务人群更加广泛。

据万科统计,加入公司以来,崔提醒的单据响应度是传统IT系统的7倍,其催交的逾期预付应收单据核销率达到91.44%。

沈阳表示,对于新闻联播、游戏解说、电视导播等媒体场景的需求。,虚拟锚点生成快,制作成本低。企业可以提高内容输出效率,降低人工生产成本,同时打造更具话题感和关注度的差异化品牌。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智能设计与机器视觉研究室执行主任宋湛认为,近年来,人工智能等技术突破使虚拟人变得更简单、更具交互性,建模和动作捕捉的精度不断提高,在形状、表情甚至声音上与真人越来越相似。

商业价值和资本实力成为虚拟人快速发展的另一个原因。规模约2.5亿人的“Z世代”集团,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中坚力量。这一群体的消费和审美需求直接影响着虚拟人的研发和应用。这些人成长的经历和环境也让他们更容易接受虚拟人。

目前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加快在虚拟人的投资布局。记者查询商业信息平台,发现网易子公司网易资本在2019-2021年对虚拟人进行了多次投资,2021年至少只有4次。前不久,百度公司发布了数字人平台——百度AI云西岭,可以为各行各业提供多种数字生活成果和内容制作服务。

虚拟人距离通用化还有多远?

业内人士认为,虚拟人的兴起反映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融合的大趋势。虽然虚拟人的智能化水平未来有望进一步提升,但要实现真正的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虚拟人背后的商业模式还不成熟,更多的人在好奇、验证、尝试新技术、新业态。记者从万科了解到,在“崔”开发之前,公司没有这样的岗位负责提醒工作进度。发展“崔”的初衷不是为了替代人力,更多的是为了探索企业未来的工作状态。

来自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智能设计与机器视觉实验室的信息显示,生产、培训虚拟人的技术还不够成熟,尤其是3D成像设备和后期制作开发成本较高,建模效率相对较低。同时,虚拟人的算法性能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尤其是实时面部表情捕捉和恢复的准确性。

需要注意的是,虚拟人的伦理问题也备受关注。宋湛表示,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带来的“变脸”风险一度引起人们的警惕,虚拟人人物原型的伪替代问题可能会变得更加突出。

受访..建议,在学习过程中要警惕虚拟人“反馈”对人类的偏见和恶意。此外,人类可能会达到一个临界点,即与虚拟人互动的时间甚至超过与真人互动的时间。有些人可能会沉浸在虚拟世界中,或者从虚拟人寻求主要的情感支持,这也可能导致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这就要求我们在跟踪技术的同时,尽快更新相关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使社会管理、伦理道德和技术发展能够协调一致。

(——文章来源于人民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宁夏膜结构看台的小编删除)